陈越光:道义在肩,人文工作者“闻鸡起舞”的时代来临!

2017-12-18

昨天上午,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与人文高等研究院成立大会暨揭牌仪式在京举行。敦和基金会作为第一个资助者,为高研院提供机构发展及项目合作等方面的支持。敦和基金会执行理事长兼秘书长陈越光出席会议并现场致辞。

作为中国传统文化多年来的一线研究者、践行者,见证着这几十年来的社会变迁,陈越光对于此次从一人念起到众人落实为行动的高研院的成立,他有着别样的情怀。会上,他深情致辞,以下为全文实录:

640.webp.jpg

尊敬的刘梦溪先生,尊敬的各位嘉宾、朋友:

很高兴出席成立大会,受邀致辞,倍感荣幸。我的致辞就是想表达敦和基金会的感谢和我的祝贺。

首先我代表敦和基金会向刘梦溪先生、向刚刚成立的高研院表示感谢。成立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与人文高等研究院这样一个新机构,敦和是第一个资助者,资助者为什么要向被资助者表达感谢呢?这里有一个公益伦理问题。敦和基金会是一家以“弘扬中华文化,促进人类和谐”为使命的资助型基金会,我们不向社会筹资,我们的资金来源是理事会成员的捐赠。2017年我们走得比较快,这一年从1月1日到11月30日我们完成立项资助46个项目,资助金额45,104万元,到11月3日已经完成支付金额36,174万元。敦和基金会这样一个资助型基金会,一般自己不直接单独地做项目,而是支持社会组织、文化团体和机构,来完成他们的项目。对于这样一个机构,就始终会存在一个问题——怎么界定自己?如何理解和受助机构的关系?

我们把我们的角色定位为做守道者的同道,做步行者的陪伴,做探索者的后援。没有守道者要什么同道?没有步行者,何需陪伴?没有探索者,又何求后援?所以,正是受我们资助的对象,这些机构和人员用他们的辛勤劳动和创造,成就了我们工作团队的职业尊严,也成就了我们基金会捐款人的善念和善意。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受助者是我们表现存在的根本。因此我们心怀感恩、由衷感谢。

各位朋友,如果我们追溯中华文化的源头,从孔子到我们,2500年的时间之风吹皱了无数代中华儿女的脸颊。但无论遇到什么,哪怕是在历史的寒风中,只要我们静下心来,从利害得失的计较中,甚至从生死成败的挣扎中抬起头来,我们就会看到一抹阳光。阳光下,中华文化思想的山峰屹立,我们迎面思想的群山——先秦诸子,两汉儒家,魏晋玄论,隋唐佛法,宋明理学,清代思想,革命狂飙,文化反思……一座座青山相连!无论身处东西南北,一个真正的文化意义上的中国人,只要你立定脚跟,背后山头飞不去。但是我们不能仅仅做文化的欣赏者,当代中国人不能在精神建设上只留下对过往的无穷赞叹,那就要问:我们能留下什么?所以当代的艺术和人文需要标注出这个时代的新的思想高度。

现今,我们会听到很多感慨和担忧,我们感慨艺术正在降低为技巧的竞赛,失去了艺术让人成为人的崇高追求;我们担忧科技已成为这个世界的唯一动力,而科技自身又像一匹脱缰的野马那样疯跑,人失去了对科技知识反思的能力,人就会被知识灼伤。如果这样的担心、感慨是成立的,我就想起上世纪80年代时费孝通先生说过的一句话,他说“面对我国2.3亿的文盲、半文盲,中国知识分子应该闻鸡起舞!”我们面对这样的担忧和感慨,不可能让科技放慢脚步,也不可能让艺术放弃技巧,我们可不可以说这正是人文思想建设的缺位,因此可不可以说我们的哲学家、史学家、艺术家、文学家等等,一切人文的工作者、研究者、思想者,应该闻鸡起舞!

要在这里祝贺,正是因为我们看到了这样一种“闻鸡起舞”。我们祝贺这个新机构建立,着眼的是机构背后的人。我和刘先生相识于上世纪80年代,30多年来刘先生于我亦师亦友。今天我要祝贺刘先生依然不老,妙笔在手,道义在肩,天下情怀在胸!还要祝贺这一个充满奉献和创造的意念,从念起到落实为行动,从一人之念而召唤出众人之行。

最后,请允许我把感谢留在心里,把祝贺留在今天,而把期待的目光投向今后。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