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越光:马一浮书院,那里有热情的动人的沉思

2017-12-29

12月27日,浙江大学“马一浮书院”在杭州正式成立。书院实行理事会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浙江大学校长吴朝晖任书院理事长,浙大常务副校长任少波、敦和基金会执行理事长兼秘书长陈越光任副理事长,并聘请著名学者刘梦溪任书院首任院长。

在成立仪式上,浙大马一浮书院副理事长、敦和基金会执行理事长兼秘书长陈越光现场致辞,以下为全文。


_DSC4317.jpg


尊敬的刘梦溪先生,

尊敬的吴朝晖校长,任少波、罗卫东副校长,

浙江大学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各位媒体朋友:

大家好!

今天,我们在这里,浙江大学马一浮书院宣告成立,这是一艘载负着信念和使命的航船,此刻,我们就像在海岸边目送着她的启航。当我们把目光投向这种一艘启航之舟,我们一定会问:她的远方在哪里?

大家都知道,在今年五月我们确定这个项目时,考虑的名称是复性书院,最后确定为马一浮书院,无论以马先生当年创办的书院命名,还是以马先生本人的名字命名,其精神追求的指向都是一致的,那就是“以六经为道本,以淑世为关怀”,没有道本就只是无根之木,不讲淑世所谓人文精神就无从谈起。

在人类文明史上,文明的火炬在时间的隧道中燃烧,在一代一代人的传递中自然要留下火种,火炬在燃烧中也一定会产生灰烬。所以,在历史的不同阶段,我们会看到有人默默地保存了文明的火种,也有人却是喧嚣地炫耀着文明的灰烬。中华文化的火种在哪里?我们认为它在中华传统学术的主脉——经学之中。孔子集夏商周三代历史文献累积之六艺,赋予新意,而成儒门六经。马一浮先生说:“此是孔子之教,吾国二千余年来普遍承认一切学术之原皆出于此,其余都是六艺之支流。故六艺可以该摄诸学,诸学不能该摄六艺。”他说的“该摄”就是“统摄”之意。经者常道,离经不言道,学术史上每数百年就会出现一个以恢复经典中圣人真意为宗旨的所谓“回归原典运动”。今天中国文明又再次面临一个回归原典的选择点上,我们需要探源性发掘。这样,我们可以看到,在马一浮书院这艘启航之舟的远方,将是一个开放的面向全球的经学中心,而促使经学的学科化、专业化,是一个必须的途径

看到了这个远方,我们就会问会成功吗?我们能到达吗?七个月前,在这个项目的捐赠仪式上我就问过这个问题,我当时的回答是:“马先生办复性书院也并非成功之举,但是历史的深邃迷人之处恰恰在于那些平庸的成功,在成功的同时就被平庸就地消化了,而那些没有成功的崇高目标,却像远方的灯塔一样召唤着后来人。既然历史感动了我们,我们也有责任创造可以感动后人的历史。”

今天,经过了七个月的筹备期,当我又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想说,我们除了依然还有这种敢于在面向失败中争取成功的情怀,我们还多了三条我们会成功的条件。

 

首先是在这个筹备过程中,我们看到了浙江大学站在落实文化自信和自觉的国家政策高度上,展现了对办好马一浮书院的坚定意志。这从吴校长、任校长、罗校长都进入书院理事会就已经充分体现了,而我还要说一个细节:我们在9月10日确立书院要在年内成立挂牌,但到11月下旬,一个最重要的关节还没有通——院长人选没有落实。于是任少波常务副校长和人文学院楼含松院长去北京请梦溪先生,但梦溪先生当时没有应承。11月28日下午,吴朝晖校长亲自上门,那天我作陪,极冷的一天,又堵车,我还被堵在路上。吴朝晖校长先到,就在楼下等我到后一起上楼。吴朝晖校长的亲自登门礼邀,刘先生是感动的。当时刘先生的回答是: “当年竺校长请马先生也就二次,梦溪何德何能,焉能有三?”因为两位校长亲自上门,书院院长人选问题在不到十天中圆满解决。所以浙江大学这一种坚定的意志,我认为是我们办好这个书院可以看到的第一个成功的条件。

 

第二个出现的新的成功的条件,就是书院请到了刘梦溪先生刘梦溪先生是我国著名的文史学者,出文入史,从史入经80年代就是《中国文化》的主编,他和当时的汤一介先生、李泽厚先生、庞朴先生等著名学者一起,对学术文化界有相当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所以,以他的影响和人脉来引领这个书院,我们相信书院会有一个非常好的开局。

第三,我们初步建成了一个协同治理的治理结构书院由浙大和敦和基金会两家联合举办,但先是浙江大学马一浮书院,她在浙江大学,属于浙江大学,当然是浙江大学为主。那又怎么联合办呢?我们形成了一套共同的工作机制,在院长人选的确定、财务管理、书院的方向方针的落实、重大活动的拟定上,都是共同商讨的。光是今天通过的这一份理事会章程,往返就5稿以上。我们有争执,但我们不是固执己见的。我们是认真的,我们又是有主次的,我们更是协同的。因此,书院实行理事会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是浙江大学教育研究的一个特区,也是改革创新的一块试验地。所以这样一种协同治理的机制,也是我们相信它会一路走好的保障条件。

各位朋友,马一浮先生曾经说过“国家生命所系,实系于文化,而文化根本则在思想。”文化和思想的差别是什么?马先生认为“从闻见得来的是知识,由自己体究,能将各种知识融会贯通,成立一个体系,名为思想。”我期待着有一天,每当浙大的学子唱起校歌的时候,就会想到:哦,我们浙江大学还有一个马一浮书院,那里不仅有经学学位,而且有传道解惑的老师,而且有热情的动人的沉思!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