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全国传统文化教育机构的一封信

2018-06-05

前 言

在官方与民间的双重推动下,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回归已成大势所趋,传统文化教育也在全国各地遍地开花。随着其不断发展,传统文化教育也面临了诸多争议和社会关注。

当今大众对传统文化教育了解多少,需求多大?传统文化教育产品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到底哪一种才是现今社会最需要的?

传统文化教育的育人目标是什么?教育的内容和方式如何与时俱进? 传统文化教育在当代中国的生长点在哪里?

为探寻如何更好地进行传统文化教育,敦和基金会携手21世纪教育研究院联合发起了《中国当代传统文化教育发展报告(2018》(以下简称“报告”)。该项目预计为期一年半,项目成果将于2019年4月在第三届LIFE教育创新峰会上发布

微信图片_20180604134651.jpg

报告将对二十余年来的传统文化教育开展情况进行全景式扫描与解剖式观察,总结每一种教育形态的受众、目标、内容体系、途径和效果等,以统计数据和详实案例呈现当代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生态,推动传统文化教育从业者(机构)之间的交流与互动,并针对那些传统文化教育机构所面临的普遍性问题与关键性难点提出具有针对性的政策建议与解决之道,进而促进中国传统文化教育在更广、更深、更高层面的良性发展,推动中国教育的传承与创新。

为了保证该报告的准确性,推进传统文化教育向更好的方向发展,我们设计了一套问卷,并希望收集相关机构的信息。我们向各机构负责人写了一封信。


致各机构负责人:

在这二十余年传统文化教育的发展过程中,既作为推动者与助力者,亦是参与者与受益者。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诸位都曾为这份事业做出了种种贡献,也都面临着各种各样相似的或者独特的困境与阻碍。此刻,呈现在您面前的这份调查问卷正是为了探索现状、解决困境的重要数据来源之一。我们希望您可以:

1、客观、如实地填下本问卷内的各项内容;

2、积极、主动地将本问卷转发给您认识的传统文化教育机构(从业者),协助我们尽可能地扩大数据总量。

我们承诺,该调查结果仅供学术研究和政策参考之用,不会泄露您的任何个人信息。此外,所有参与问卷调查的机构或个人,也都将可以在本项目结束之后获得《中国当代传统文化教育发展报告(2018)》一书的纸质版或电子版的精华内容。对于为本项目做出了重要贡献的参与者,我们还将邀请您参加第三届LIFE教育创新峰会的传统文化教育分论坛,与来自全球的教育专家、行业同仁交流切磋。

如果您有任何疑问、建议或者意见,也欢迎您随时与我们联系,联系方式为blg@21cedu.cn



微信图片_20180604123417.jpg

扫描上边二维码

或点击“阅读原文”填写问卷调查



近年来传统文化教育推进实践


其实,传统文化教育的推行并不是最近才开始的。

1993年8月16日,《人民日报》以整版篇幅刊登题为《国学,在燕园悄然兴起》的文章,报道了北京大学学者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研究现状和成果,并指出“国学的再一次兴起,是新时期文化繁荣的一个标志”。

1994年,王财贵教授在台湾发起“儿童诵读经典”的教育运动,随后来到大陆宣讲,使中断80年的“读经教育”重登中国的文化舞台,得到了全球华人的广泛回应。

1995年,赵朴初、叶至善、冰心、曹禺、启功、张志公、夏衍、陈荒煤、吴泽西9位政协委员在第八届全国政协会议上提交了《建立幼年古典学校的紧急呼吁》的提案,倡议成立幼年古典学校,使学生重点接受古典学科的基本训练。

微信图片_20180604134610.jpg

……

这二十余年来,已经有众多的学校、机构及个人参与到了推动传统文化教育的工作中来,他们或者开办学堂私塾、或者从事教学研发、或者组织活动讲座,促成了传统文化教育重新进入了中国人的眼界,为教育提供了另一种可能性。

然而,我们也非常遗憾地感受到,因为近代以来的文化断层,传统文化教育从业者自身的综合素养,社会公众的认知度与接受度等等一系列或主观、或客观,或历史、或现实的问题与困难,传统文化教育的开展情况依旧不尽如人意。无论是公办院校或者私塾书院,高等教育或者少儿启蒙,我们依旧走在摸索、实验的道路上——我们依然要去面对有关教育理念、教学内容、效果评价、社会认同、机构生存等诸多现实而棘手的问题,我们依旧在探寻传统文化教育在当代中国的土壤下健康持久的生长机制,探索中国传统文化融入时代、融入世界的合宜方式与理想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