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录 | 只要理念和行动经得起推敲 资源总会闻风而来

2018-06-08

黎明之前总会有一抹黑暗

巅峰之下总会有曲折山道

公益之路,没人能毫发无伤

 

留不住人才

找不到资金

志愿者活跃不起来

链接不到媒体

模式孵化不成熟

转型升级很艰难

……

身处公益一线的他们

面对难题,是寻找破解思路

还是转身另谋出路?

 

昨天,在都市快报快公益

多平台推出的系列故事里

敦和基金会项目官员徐国烟

成了第九位讲述者

结合他负责的“活水计划·浙江”项目

讲述了他对于项目执行的种种思考

遇题破题

——公益项目执行长反思录


公益君说

在寻找愿意反思、愿意将反思的内容分享出来的公益组织时,他们和我聊到最多的困难就是“资金”,仿佛这是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大家都清楚,最理想的状态,是公益组织实现自我造血,但现实——尤其是对刚起步的公益组织来说——是这种理想不可能一蹴而就的。

于是,得到政府购买服务,或者基金会扶持发展,成为很多民间公益组织资金来源的主要途径。

但创投或者申请,有人成功就会有人失败。

可见资金问题,不仅仅是“资金”的问题,更多的是理念理解、项目设计、自身定位等等一系列问题造成的表象之一。

前段时间,快公益拜访了敦和基金会,和他们聊到“活水计划·浙江”。这个项目由敦和基金会发起,博信公益共同执行,立足浙江,面向初创期公益组织,提供10万元以内的非限定性资金支持,组织培训交流、游学参访等能力建设活动,推动浙江公益发展。

本年度“活水计划”共收到了176份申请,最终达成合作意向的只有14家。又一个下午,我和敦和基金会的徐国烟一起,对这14家公益组织进行了简单梳理,寻找他们的亮点和创新,也给我很大的启发和脑洞。

所以,我邀请国烟写一篇反思录,讲讲“活水计划”青睐什么样的公益组织,给那些没有获得资助的公益组织一个方向,引发他们来反思:“为什么他们能获得资助,我们却被刷掉了?”

我们也将推出“反思录·活水计划系列”,陆续邀请部分入选的公益组织一起来反思,将他们的经验和困惑跟大家分享。



只要理念和行动经得起推敲
资源总会闻风而来

文 / 徐国烟

        2015年,敦和基金会与杭州市上城区博信公益发展服务中心合作发起活水计划,初心是希望给浙江省的民间公益组织提供相对灵活的资金支持,帮助他们更好地开展社会服务。自2015年以来,“活水计划·浙江”累计支持机构超过30家,资助金额超过180万元。议题涵盖青少年发展、社区服务、教育、环境保护、医疗救助、残障等领域,合作伙伴分布在杭州、嘉兴、湖州、绍兴、温州、金华、台州等地区。

         我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参与活水项目,从资助的周期来说,时间其实并不算长,且很多具体工作是博信公益的伙伴在执行。但实践下来,也有一些总结、反思和困惑。

2017-2018年度“活水计划·浙江”从去年10月下旬启动招募以来,共计收到了176份申请,项目组最终与其中的14家机构达成合作意向。这一数字,反映出“僧多粥少”的现实。

我想谈谈活水的筛选标准,其实也是在谈项目的设计理念。

在“活水”身上,关于项目理念,可以以2016年作为分界线,划分为前后两个阶段。在这之前,也即项目第一年,注重引导公益组织的收入多元化,按照政府、企业、公众等不同收入来源给予不同的配比支持。2016年后,项目强调申请机构的“社会问题”导向,寻找那些在分析、认识、寻找社会问题解决层面有探索的组织,一直延续至今。

为什么要这么转变?坦白讲,如果没有资助者圆桌论坛的老师和相关内容,在实践过程中对我的启发和指导,今天的反思内容肯定会是另一种样子。

公益组织存在的价值是什么?这问题可能没有统一答案,但根据我的观察,公益组织(项目)是为了解决社会问题”这样的表述在当下的公益行业内是很普遍的,我个人也比较认同这个回答。“活水”重申这一点,除了希望捐赠资金使用得更有价值以外,我觉得是基于现状的认识,希望起到一个行业倡导的功效



通过“活水”招募

所见到的社会组织“现状”


把社会现象或需求当做社会问题

比如某群体缺少社会关爱,申请者来组织过生日、做游戏等活动。至于他们为什么缺少关怀,又会造成什么影响?很多申请者的思考是不足的。

所以“活水”的倡导之一,是希望大家更深入地去看待。现象和需求肯定是跟社会问题相关的,但两者并不能简单画上等号。

怎么去认识一个社会问题,我认为至少需要对它的表现形式、社会影响、背后原因做归纳


强调解决方案而忽视基础研究

很多申请者会拿大篇幅对自己的行动方案做展示,其中不乏一些具有亮点的案例。但我们还是会保持警惕,并希望同时看到该议题的基础信息。原因在于方案是根据问题、环境、需求而制定的,如果缺乏对问题的还原剖析、动态跟进以及系统思考,就可能蕴含风险。

“活水”希望合作伙伴能做到对受益人的需求了解、社会问题的成因分析、政策资源和社会关注、已有解决方案的梳理等等,这样有助于理解自己的行动是在回应哪一部分,以及认识自己处在社会问题解决生态系统的何种位置

举个例子,比如常说的“白猫黑猫”理论,我觉得活水是希望除了讨论哪个猫抓老鼠效果好以外,往前一步去分析和理解老鼠多的原因、灭鼠的方法乃至老鼠对环境的影响等等。


关注和参与多个议题,哪里需要去哪里

我们遇到一种普遍的情况是,申请者有多个关注的议题,尤其在一些社会服务类机构身上体现更明显,有关注青少年、残疾人、老年人等不同人群的,还有的甚至横跨多个不同领域。

对于这种情况,项目组一般是结合机构的生存现状来考虑。我们知道一线组织的生存和发展不易,为了维持机构的运转,多接一些项目是情有可原的。但如果没有明确的核心业务,或者有多个核心业务,那就会打上问号。因为在我们看来,要解决一个社会问题,从研究到测试再到项目落地,还要评估,说白了,精力有限,纵观那些做的相对出彩的案例,不难看到专注更有可能取得突破

其实以上这些思考和倡导,归根到底是因为“社会问题”它本身所具有的复杂性、综合性等特点。活水计划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还会结合申请者机构使命、团队组成、发展阶段等维度综合考虑



对“活水计划”和自己的反思


看问题不要只从社会组织角度出发

如果退后一点看,对于一个社会问题的解决,需要具备哪些条件?真正的社会问题,被一个公益组织解决的可能性有多大?

资中筠先生在《财富的归宿》中阐述美国基金会的成效评估时,其中谈到基金会首先是缓解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矛盾,起了稳定的作用。同时也谈到基金会不可能对社会问题实现治本,但它构成了美国一个世纪以来防止矛盾尖锐化的努力中的一支重要力量。我想,这样的理解同样适用在当下的中国,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更多是在加深对自我的认识。

在我看来大多数以解决社会问题为目标的公益组织,实际能起到改善问题的作用已经很好了,所以不论基金会还是其他组织,要了解自己的位置和局限,更好地定位自己。社会组织不具备政府和市场的力量,但也在视角、动员等方面拥有优势,因此更要思考利用自己的独特性去为社会提供价值


资助方对社会问题的认识水平在哪里

作为资助方,在要求受助机构和项目方去研究、认识、解决社会问题的时候,除了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我们自身对社会问题的的认识和鉴定,应该要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活水”寻找资助机构,没有限制领域,意味着我们要接触、了解多个议题。我想,随着时间的深入,以及资助要求的深化,可能也会遇到“关注那么多议题,能做好吗”的困境。

 

支持初创机构还是成熟机构的两难

当我和伙伴在走访机构时,深刻意识到公益发展的不均衡。北上广深以外,那些远离中心的机构,不仅在资源的开拓上举步维艰,更重要的是它们所处的环境截然不同,而外部环境对主体各方面的影响,不容小觑。

“活水”是一个希望支持初创期机构发展的计划。在实际筛选的时候,常常遇到发展阶段不同的申请者。有的成熟一些,有的刚刚起步,偶尔也会产生 “初创一点的,潜力大;成熟一点的,稳定性更好” 的犹豫。在这个指标的抉择上,很难有统一准绳。

所以当一个资助计划面向不同生长环境、不同水平的申请者,要怎么来看待择优而录的这种方式?我个人觉得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其实资助是在找价值理念趋于一致的人,而非去平衡公益行业发展的水平,因为到头来,帮助受益人需要技巧和方法,寻找并帮助这类“有能力”的机构是更合适的选择

以前,我对于公益领域发展的一个印象是山头林立、争夺资源的另一种“江湖”。“活水”教会我更多地思考“为何弱,又何以强”。我相信得“道”者多助,万物互联带来了海量的关注和资源,但公益项目不应为了资源而忘记出发点,只要理念和行动说得清楚、经得起推敲,资源和支持总会闻风而来的。